草甘膦,毒害的不仅仅是农田。

  • 2020-06-28
  • John Dowson

皮卡堂过家家

草甘膦,毒害的不仅仅是农田。皮卡堂过家家

看完就明白这种除草剂对整个生物界(当然包括人、农作物、土壤及微生物等所有生命)的巨大危害,同时也说明了富含除草剂的转基因产品为什么不安全了。

2015年5月,世界卫生组织下属的国际癌症研究所宣布草甘膦“很可能致癌”,这一发现引起轩然大波。至今,草甘膦在地球上的使用时间已经超过半个世纪,它所带来的危害已经开始在全球各地显现。

这部德国纪录片采访了草甘膦生产企业、科学家、农民等不同群体,以真实的影像记录草甘膦造成的农作物减产、动物畸形以及对人体健康的损害。

摘录部分字幕内容

鹿特丹港口是海外大豆进入欧洲的主要港口。每年有超过三千万吨大豆抵达该港口,对这么多吨大豆进行草甘膦残留测试能有多靠谱呢?我们向港口当局和主要的进口商ADM提交采访申请,但都被拒绝了。

数千吨受草甘膦污染的大豆每日抵达港口,其中大部分都在当地被加工成大豆粉和豆油。之后任何超出最高值的情况都无法再追溯到出货源头。

法国卡昂大学的分子生物学家吉勒斯·艾瑞克·塞拉利尼在大鼠身上发现了明显的肿瘤形成。作为法国风险评估机构的一名前任专家,他了解到由产业提供的动物研究只持续三个月,对他来说,三个月的时间显然太短了,并不足以观察到缓慢发展的慢性疾病。

他开始了一项实验,他给大鼠喂食含草甘膦的玉米粒和水,长达24个月。其中草甘膦的含量相当于给人类食用的许可限量。4个月之后,在母鼠身上发现了肿瘤,并持续增长。两年以后,这些肿瘤增大5倍。就算对那些易患癌的实验室动物来说,5倍也是罕见的高位值。

塞拉利尼:“这些肿瘤是出血性的,而且不断压迫有活器官,所以大鼠的死亡与自身大小和肿瘤相关。 不仅如此,我们还发现肝脏和肾有了毒性,性激素遭到了干扰。此外还发现了脑垂体功能障碍,以及一般毒理学所面临所有问题。”

只有三个月的产业研究发现不了肿瘤的逐步形成。塞拉利尼的实验结果引起一片哗然。与产业关联的科学家和德国联邦风险评估所(BfR)不断说他的工作方法不科学,使用了错误的老鼠。

美国允许的残留量甚至更高,而且官方没有人讨论可能带来的副作用。兽医Art Dunham在爱荷华州治疗农场牲畜超过四十年。他发现随着草甘膦残留量的增加,牛的受孕次数逐渐变少。

Art Dunham:“ 疾控中心显示人类的不育率在升高,我们对动物的相关研究也表明同样的问题。这明显与草甘膦除草剂的越来越多使用相关。”

健康状况统计显示, 随着草甘膦的使用增加,各种疾病的发生率也增加,诸如不育、甲状腺紊乱以及肝肾类疾病等。美国官方没有承认其中的任何联系,但是草甘膦测试样本再次让人目瞪口呆。

Huber和细心的农民发现,土壤内的微生物正在逐步缓慢地减少。他们对比了多种土壤类型,其中一些施用了草甘膦,另一些则没有。每克土壤包含四千万的细菌,它们帮助将磷、钙、锰等矿物质转化为宝贵的土壤营养成分,起至关重要的作用。看这些聚在一起的土壤,肉眼虽然看不见,但有益的细菌也会限制产生毒素的细菌的的扩散,从而保障土壤健康。

Don Huber:“ 使用了草甘膦,其抑菌活性极大伤害了有益细菌,抑制了其他有机物的作用,但却给致病的有机体带来了机会,这才是真正的问题。”

在美国,细菌引发的玉米内州萎蔫病以前只发生在内布拉斯卡和卡罗拉多州,但在过去两年,它已经扩散到1000千米外的印第安纳州,甚至更远。致病菌渗透了整个作物。

镰孢霉菌是一种能用显微镜看到的真菌,大部分副种都是无害的,但是也有可产生的毒素的副种。随着有益细菌和真菌的减少,有毒的镰孢霉菌不断繁殖扩散,最终导致“突然死亡”。

Don Huber:“所以我们在帮病原菌攻击我们的农作物,镰孢霉菌只是其中一种。如果你开始见到这些症状,就看到作物开始落叶,接下来所有的情况就开始急转直下,而不是越来越好。这些豆子的尺寸应该是现在的两倍大,没有光合作用,没法合成能量,所以我们损失了大概四五周宝贵的生长周期。”

大豆大部分出口到欧洲和中国,其中可能暗藏疾病也会跨境传播。

官方还未发起任何调查,来评估这些令人不安的现象。人们所要求的草甘膦标示也未出现在食物产品上。官方的声明是这样的:草甘膦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被人体排出体外,这引起了“妈妈纵横美国”这一组织的关注。

Zen Honeycutt:“美国政府告诉我们,母乳是健康的。我们这些妈妈想知道,到底我们的母乳是否安全。我们发现现有最佳的样本中也含有75 ppb的草甘膦。我们想不到母乳里会含有草甘膦,可是事实却摆在眼前。在弗吉尼亚州是76 ppb, 佛罗里达州是166 ppb。”

“这些结果太吓人了。因为这些水平意味着—166相当于欧洲饮用水安全标准的1600倍。另外,又比塞拉利尼研究所认定的安全标准高3000倍,超过这个标准会引发肝肾损伤和性激素变化。”

“ 草甘膦不仅在我们的尿液中被检出,也在儿童的尿液中存在。我的儿子尿液中含有8.7 ppb。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自闭症突然爆发了。他的嘴上起了皮疹,他到处砸东西,他的成绩下降,他的行动怪异。他的尿液中被检出真菌和艰难梭状芽胞杆菌。”

美国一项“人类微生物”的研究表明,只需要改变肠道细菌,就能让自闭症复制。流行病学数据显示,随着草甘膦使用的上升,肠道疾病和自闭症也越来越频发,这只是巧合么?

Zen Honeycutt:“因此,我们改善了他的饮食,6周后对他进行重新检测。他体内不再检测到草甘膦残余,同时,他的自闭症症状也消失了,再没有复发过。”

研究人员在欧洲18个城市进行了草甘膦残留的随机尿液检测,可是并没有探讨草甘膦与现代疾病增加的相关性。2015年,德国的16位母亲也将她们的母乳用于绿党的一项研究。Maria Lustig参与了这项研究。研究结果让她和她的医生丈夫目瞪口呆。

Maria Lustig:“我惊讶地发现我的母乳中检测到草甘膦。要知道我在生活方式选择方面始终试图避免摄入这样的东西。”

草甘膦:伤害植物根系增加坏菌

草甘膦之所以能杀死植物,是因为它会抑制促进植物生长的酶,使得植物不能正常产生氨基酸,最终死亡。

短时间内看,它确实可以高效地除去杂草,帮助新的农作物更好生长,但长期影响呢?

同一片地的高空俯瞰图

德国植物生理学家GünterNeumann已经反复证明, 草甘膦及其代谢物,会影响植物根系生长水分摄取等。

因此才会出现,在同一片农田里,使用草甘膦时间更长的地块,农作物的根系生长就会受到更严重制约。

而生物毒性领域的领头学者Don Huber也表示, 草甘膦的抑菌活性,极大的伤害了有益细菌,却致病菌创造了好机会

换句话说,如果长期使用草甘膦,人类实际上也是在帮病原菌,攻击农作物,换来的就是土壤质量的日益下降,还有农作物的不断损害。

来源:城乡互助农场等

皮卡堂过家家 "要想富,先修路"这样的标语在我们农村地区喊了很多年,不得不说,一直以来,农村人对于修路可以说有很深的"执念",作为地地道道的农村人,咱都是从没有水泥路的阶段过来的。 好在后来不久,村子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评论留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