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家独角兽撑不下去:断水断电、停发工资

  • 2020-06-24
  • John Dowson

令人瞩目的大豆拍卖最终于上周五掀开帷幕:首轮计划拍卖60486吨,成交底价4800元/吨,结果全部溢价成交,其中最低成交价5140元/吨,最高成交价5270元/吨,成交均价5216元/吨,如下表所示。 如何看待此半赫者

又一家独角兽撑不下去:断水断电、停发工资半赫者

来源 丨亿欧网(ID:i-yiou)

作者 丨 钱漪

多事之秋遇上资本寒冬,未实现量产的玩家已然陷入泥沼,拜腾便是其中之一。

多事之秋遇上资本寒冬,未实现量产的玩家已然陷入泥沼,拜腾便是其中之一。

“拜腾现在就跟我们耗着。”一位内部员工称拜腾属于“渣男”行径,对其已失望至极。

内部消息人士告诉亿欧汽车, 拜腾已拖欠包括总监级在内的员工近4个月薪资,涉及人员近千人,拜腾方面至今未作正面交代,后续安排尚无下文。

亿欧汽车就停发员工薪酬一事向拜腾CEO戴雷及首席事务官丁清芬求证。截至发稿,对方未予回应。

拜腾涉及员工薪酬的官方说法,仅停留在愚人节发出的全员内部邮件。

邮件中称,管理层商议决定推行临时性员工薪酬缓发计划,为公司减少短期固定成本支出;各层级员工4月、5月、6月及7月薪资按不同比例缓发,延期发放的部分将于9月7日前,随8月工资一次性支付。

拜腾内部邮件/消息人士提供

实际态度似乎不如信中这般真挚。

“瞎扯,3月的工资都压根没发,一分钱没给,”拜腾员工周旻忿忿然,“起初第一个月我们都表示理解,想等等吧,但是到第二个月,公司都没有给出任何说法,大家就开始情绪激动起来。”

“戴雷作了很多承诺,但频频食言,他现在在内部已经没什么公信力了。”另一位员工陈琳叹了口气。

内部人士透露,公司现在只剩下躯壳,员工作鸟兽散。 上海办公室4月撤租,北京办公室6月17日撤租,南京工厂上周也因欠费停水断电关厂……数千名员工已停薪远程办公四个月。这样的日子何时是尽头?仍没有答案。

据了解,拜腾员工正计划集团维权讨薪。

曾经在CES展上大秀拳脚的拜腾汽车,如今却深陷泥潭不能自拔。这家多位外籍高管执掌的明星公司,究竟怎么了?

01

沉重的资金压力

亿欧汽车获悉,拜腾汽车生产运营高级副总裁马督胜(Mark Duchesne)已于本月离职,转而加入北美电动卡车制造商、有“卡车界特斯拉”之称的尼古拉汽车公司任全球制造主管。

拜腾汽车公司主体为南京知行新能源技术开发有限公司,品牌于2017年9月正式发布。据天眼查数据,拜腾至今完成5轮融资,合计金额超过10亿美元,投资方包括丸红、一汽集团、富士康、宁德时代。

首款计划量产车型拜腾M-byte/拜腾官网

然而历史报道尽是“C轮资金即将就位”,C轮融资似乎实际迟迟未到。

雷声大雨点小,这点与贾跃亭的FF颇为相似。被称作宝马i8之父的毕福康(Carsten Breitfeld),也曾为拜腾汽车的联合创始人,短暂的缘分于2019年4月终止。巧的是,拜腾C轮融资前期工作、FF新一轮融资均由毕福康主导。

拜腾汽车CEO戴雷曾表示,在C轮融资完成后,拜腾已满足量产的需求,会立刻启动D轮融资,资金用于支持第二款车和第三款车型的研发。

2019年11月,在亿欧汽车参观拜腾汽车南京工厂时,其首席事务官丁清芬态度也颇为诚恳地“自报家门”,透露公司C轮融资在逐渐到位中,首款量产车型M-Byte车型将于2020年中期正式进行交付。“中长期来看,我们充满信心。”她掷地有声的说辞犹在耳畔。

过往的意气风发对比如今的噤若寒蝉,不甚唏嘘。

6月2日晚,夏利发布公告称,拜腾、一汽夏利、一汽华利、天津一汽夏利运营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四家公司签署了《关于天津一汽华利汽车有限公司之产权交易合同补充协议和四方协议书之补充协议(二)》。协议规定,拜腾必须在今年10月31日前付清剩余欠款4.7亿元,其中6月30日前支付2.35亿元,10月31日前支付全部剩余的2.35 亿元。

欠款要追溯到2018年9月,彼时拜腾以1元的价格收购一汽夏利子公司一汽华利100%的股份,由此正式获得乘用车生产资质,但拜腾需承担一汽华利8亿元债务和5462万元员工薪酬,作为交换条件。

一汽夏利公告显示,“尽管南京知行付款逾期,但综合考虑该公司的南京工厂建设已基本完成,其计划生产的拜腾品牌新产品投放日期已经基本确定;一汽华利资质整改时间的要求;以及南京知行对剩余未付款项做出了切实的安排等实际情况,一汽夏利与夏利运营、南京知行、一汽华利达成了此次四方协议。”

让拜腾的计划总是无法按时达成的,不止有资金方面的原因。

02

已然掉队

“慢就是快”,是戴雷不止一次向外界传递的品牌理念。然而,戴雷拖沓的做事风格,致使拜腾不断错失风口,慢到资本市场冷却,慢到拜腾M-Byte量产被一拖再拖。

拜腾研发技术经理吴思淳表示:“我逐渐发现Daniel(戴雷)不太擅于做重大决策,该当机立断的时候总错过机会。”

首款量产车型拜腾M-Byte定位中高端豪华SUV,售价在30-40万元。即使按原定2020年中交付,拜腾也已是位十足的“后进生”,量产交付比蔚来落后2年,比小鹏、威马等造车新势力落后1年以上,何况拜腾M-Byte量产还没影。

M-Byte量产测试/拜腾官网

量产落地,才是收窄亏损的按钮。新造车早期大量烧钱是躲不开的,拼的就是后期谁率先量产交付,实现规模经济,得以资金回正。 至今,新造车势力的入场券已经发放完毕,而拜腾似乎是没有抢到的那位。

同样是2015年左右开始宣布造车,但处于首尾两级的造车新势力舰队已经开始分开驶向不同的未来。机会窗口正在逐渐关闭,如今还未实现量产的造车玩家大都已经陷入泥淖。其中无疑也包括拜腾。

“大伙都是带着热情入职,如今已经心灰意冷了,”吴思淳说,“拜腾招的这批研发人员综合素质都很高,我们一开始对公司都是相当有信心的。”

管理层级紊乱、内耗严重、信息不通、大手笔挥霍、钱不花在刀刃上,是几位拜腾员工的共有印象。

在管理和资金两方面问题下,拜腾已经慢慢掉队。

03

最后一根稻草?

在不少人看来,风雨飘摇的拜腾汽车,未来只剩死亡。但一则消息,却让人们看到了拜腾的希望。

5月29日,有消息称,宝能汽车正在对拜腾汽车进行投资尽调,并且尽调已进入中段流程。按照流程,尽调前的双方会签订投资意向书,而在尽调完成后确定是否投资。如果要投,会最终签订投资协议。

拖欠现员工的钱还没着落,5月30日,拜腾汽车却在猎聘发布“数字产品战略高级经理”职位,月薪“2.5万元以上”。

这一行为,被部分业内人士认为是拜腾汽车资金来源有着落的信号——宝能汽车,这确实是一个既有钱,又有收购意愿的主。

这家成立仅3年的新公司,已经收购观致汽车半数以上股份和法国品牌DS的在华资产。从已披露的信息来看,宝能汽车已投资加规划投资的总金额已经超过1000亿元,总产能规模超过300万。

除了布局整车制造,宝能汽车还大肆扩充汽车经销商布局。同时,宝能汽车还将触手伸向了汽车配件、汽车金融、汽车保险等下游业务,试图通过一己之力打通整个汽车产业链。

宝能集团董事长姚振华曾不止一次对外表示,要在十年内,实现汽车行业收入占到集团总收入的一半以上。

今年3月,宝能汽车又与南京市栖霞区和溧水区签订投资协议,计划将总投资423亿元的3个项目落地南京。而拜腾汽车的工厂就位于南京市栖霞区。

拜腾工厂/拜腾官网

对于拜腾高层来说,宝能的目的究竟是造车还是圈地,已经并不重要。只要有人能够接盘,将其从破产的边缘拯救,就已经足够。宝能,已经是拜腾有机会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了。

然而,从尽调信息被曝至今已经过去20余天,拜腾的上千名员工也接近忍耐极限,但宝能汽车再未有针对拜腾汽车的新动作被曝出。

宝能究竟是在等待最低价入局的机会,还是已经放弃接盘?拜腾的未来仍然是个谜。

不知道,被欠薪的员工们是否还能等得到谜底解开的那天。

(注:文中提及周旻、陈琳、吴思淳皆为化名)

【黑马共生学习卡】

面向创业企业,可10位高管来集体学习

只用一个员工一月的工资(9980元)

换整个企业高管团队的升级!

扫码了解详情

半赫者 原标题:冷库出货偏慢 苹果行情整体趋弱 今天是2020年5月8日,产区冷库中出货交易均比较缓慢,目前客商存货仅可通过自有渠道销售,调货零星。山东产区果农挺价心理明显减弱,顺价出货情况增多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评论留言

发表评论